最新消息:欢迎您来到“东北菜菜谱-东北菜做法-东北菜谱大全网”,请记住我的域名 http://www.dlsdsc.com 方便下次访问!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东北菜原料 东北菜谱网 119浏览 来源:东北菜谱大全

  地点 | 浙江台州大陈岛

  采访者 | 李佳

 

  从“死岛”到渔港 垦荒精神是灵魂

  浙江省台州列岛百来个大小岛屿散落在东海之上,大陈岛是其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个。1955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作战,一举攻克大陈岛的门户——一江山岛,迫使国民党驻军撤出大陈。那时的大陈岛,遥远、闭塞、满目疮痍,仿佛一座“死岛”。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首批上岛的垦荒队员在凤尾山上宣誓

  1956年1月31日,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“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”227名队员,踏上了去往大陈岛的垦荒旅程。此后,4批240名青年登岛,浙江沿海的渔民和农民陆续移居岛上。从此,垦荒精神成了大陈岛的灵魂。

 

一分钟带你看大陈岛

  4月17日,我从台州椒江七号码头出发,乘“东镇山”号客轮在海上航行了两个多小时到达大陈岛。岛上春光正好,一丛丛白中带紫的萝卜花在海风中摇曳,空气清新,没有海岛常有的鱼腥味,老街还保留着传统的石头房,时光在这座孤悬东海的小岛走得格外慢一些。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垦荒队员徐定寿、周银翠夫妇

  85岁的老垦荒队员周银翠告诉我,1957年2月,她从椒江当时还叫海门的码头出发,踏上了去往大陈岛的木船。晕船是青年垦荒队员面临的第一个“下马威”,他们在海上足足颠簸了6个小时后,才登上了大陈岛,面对的是一片荒芜。

  周银翠被安排的工作是干农活:“山里面都是铁丝网、地雷,没有一座房子是好的。做农业种地,我还要到居民家里捞粪,然后挑到山上的田里,挑着一百来斤的桶,赤脚走石子路,非常痛。”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青年垦荒队员挥锄开荒

  垦荒任务无疑是繁重的,但澎湃的激情弥补了体力的不足。这群年轻人,养猪、捕鱼,排雷、忍受台风,战天斗海,1960年垦荒结束,岛上农、渔、牧业得到蓬勃发展,还建起了发电厂、造船厂。

  此后50多年间,岛上的供电从定时到全天候,自来水通进每家每户,通讯、有线电视实现全岛覆盖,也有了医院、学校。渔业鼎盛的七八十年代,来自浙江、江苏、福建、上海的10万渔民在大陈海域作业,大陈岛就像海上闹市一样。靠着丰富的渔业资源,大陈岛成为国家二级渔港,但随着渔业资源的衰竭,岛上人口逐年减少,如今常住岛上的仅有1000多人,2018年居民人均收入4.4万元。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航拍大陈岛

  从野生到养殖 大黄鱼是“金字招牌”

  晚上天黑透,星浪海水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工人们趁着夜色开始捕捞大黄鱼。随着渔网拉起,里面的鱼泛着金黄的色泽,刚出水的大黄鱼发出“咕咕”声。捞鱼的黄师傅告诉我,捞黄鱼要晚上捞,金黄色的,白天捞,颜色是白的。原来大黄鱼有个像变色龙一样的特点,鱼皮上有色素细胞,能够随着光线明暗改变颜色。

  浙江人过去常说“没有黄鱼不成席”,大黄鱼是浙江沿海一带备受钟爱的海产。大陈海域是浙江第二大渔场,曾盛产大黄鱼。岛上的老渔民告诉我,过去春季渔汛能听到成群结队的黄鱼发出“咕咕”声,他们循着声音追踪黄鱼群,敲梆捕鱼。

  星浪海水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陈招德是个土生土长的大陈人,笑着说是吃着野生大黄鱼长大,在他印象中,八十年代后期,野生大黄鱼已经成了稀罕物。9年前,上海世博会,陈招德去参加智利国家馆的铜网水产养殖周活动,心念一动:大陈岛是不是可以铜网养殖大黄鱼?相比传统的网箱养殖,直达海底的大型铜网围出的空间更大,让养殖黄鱼在仿野生环境中生长,体型修长,肉质能与野生黄鱼相媲美。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铜网养殖大黄鱼

  铜网养殖大黄鱼,一举打响了“大陈黄鱼”的金字招牌。

  陈招德:“第二年净利达到300万,卖鱼像我们80年代卖猪肉一样,他们(经销商)把你整个房子都围掉了,来抢一样,没多少时间就卖光了。”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大陈黄鱼

  现在,大陈海域是浙江省最大的大黄鱼养殖基地,2018年大陈黄鱼产量近5000吨,产值4.5亿元。

那个传奇的大陈岛,如今成了大黄鱼“咕咕”叫的网红打卡地 | 足迹

甲午岩

  海岛风光+渔家风情=“网红打卡地”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